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桂圆的做法大全 > 正文

专家:大家换一点美元 到银行买美元理财产品更

时间:2021-09-10来源:十二道菜谱

  2015年快要结束了,么到年关将近的时候,每个人都很关心的钱,关心国的钱,总而言之关心2016年中国经济到底走向何方,因为坦率的讲,2015年中国经济一路在下行,所以非常关心,这个探底,中国经济到底时候能触底?

  解说:作为同时为2015年度和十二五收官的重磅经济会议,中央经济会议明确提出,明年经济的首要任务是化解产能过剩,而中国也将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面对下行压力,中国经济的结构性要推进?全球金融的波动又会应该人民币国际化的征途?《震海听录》邀请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谭雅玲、深圳大学金融研究所所长国世平、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香港金融界资深人士卢麒元一起问诊中国经济。

  邱震海:欢迎收看《震海听风录》知道2015年快要结束了,那么到年关将近的时候,每个人都很关心自己的钱包,关心国家的钱包,总而言之关心2016年中国经济到底走向何方,因为坦率的讲,2015年中国经济一路在下行,所以大家现在非常关心,这个探底,中国经济到底什么时候能触底?明年中国经济到底如何?人民币会不会跌?就在这个时候知道万众期待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刚刚结束,其中传出了的信息,比如说供给侧的改革,比如说老百姓(00:01:33),各方面三四线城市的房子要降了,等等包括有没有能会减税,是到底如何看,到底如何看2016年整体中国经济的走向,这是今天我们讨论的焦点,我们看个短片。

  解说:2015年的中国经济在艰难的转型中经历了股市振荡、人民币贬值与实体产能过剩的阵痛,经济增速告别7恩,下行压力扩大,面对国际舆论的悲观预期,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再次把稳中求进,定为明年经济工作的总基调。重点则是落实十三五规划建议,推进结构性改革,推动经济发展。有评论认为,2016年是会密切关注的经济焦点,将会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邱震海:好,有关2016年经济走势,大家心里有很多的问号,我们先看整体经济走势到底如何,然后我们再谈人民币明年到底如何,有关这个问题我们现在在北京在上海,在深圳同时请出三位嘉宾,中国一线城市北上广深除了广州,我们现在都集全了,各位现在看看所谓的供给侧改革最近了热词,但是供给侧改革真的管用吗?是远水救了近火,对明年2016年的近来有没有作用?各位怎么看,现在北京谭院长。

  谭雅玲(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我觉得供给侧改革它抓住的这个思路和主线非常的清晰,但是供给侧改革,供给方面要抓什么,要抓生产力,要抓创新力,我们现在更多议论是机会、挣钱,去找自己快速发展的路径,我觉得这种思路跟我们三十年过去积累的这种思路是完全不吻合的,因为中国经济走到今天是三十持续不懈的努力,而是生产力打造了中国今天的。

  谭雅玲:投机取巧再作为主线的话,这样对我们发展是不利的,所以我觉得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重点是在于干什么,去产能,去杠杆,我觉得经济的要素讲,它抓的非常紧,金融的要素讲,它抓的也非常准,我觉得这一点应该是我们2016年宏观经济的基本方向。

  国世平(深圳大学金融研究所所长):我觉得这个话,供给性的改革,这种改革思路是对的,但是我估计效果不好,因为中国的经济或者透彻到未来十年,你比如说国外的城市建设人家是用五十年完成,我们国家用短短的十年就完成,所以你看看北京、上海、深圳、广州建筑千篇一律建设风格,根本没有什么,不像是美国纽约就是纽约,洛杉矶就是洛杉矶,芝加哥就是芝加哥,国外的房地产人家是用四十年多完成,我们国家用十年,短短庆阳治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的十年搞这么的过剩(音)。

  连平(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这个供给侧的改革,关于供给侧的改革,我觉得在目形势下面提出来,可能有很多方面的考虑,我觉得两方面是最为重要,一方面就是从中长期来说,怎么来降低中国经济运行中间的制度性的交易成本,怎么来提高中国经济运行的效率,这个恐怕是短期是救不了目的火,需要有一段时间才能很好的发挥作用。另外一方面其实供给侧也不光是改革的问题,还有一个管理的问题,就是我们眼光不能仅仅是盯在需求上,还需要在供给这个方面也需要做好他的管理,比如说目前加大力度来去库存。

  邱震海:谈到供给侧改革自然让我们想到,八十年代的美国里根经济学,里根经济学坦率的讲,也是从供给端逐渐改革,所以当1988年里根下台的时候,当时几个,一个是冷战,另外一个是所谓的供给侧的改革,里根经济学取得很大的成就,在香港的卢麒元卢兄,你看今天我们的供给侧改革,跟当年里根经济学是不是有异曲同工之妙?

  卢麒元(沃德管理公司董事局主席):我们对形势的估计可能过于乐观了,我们对问题或者对危机的感知太迟钝了,现在已经不是在讨论供给侧改革的时候了,最佳时机是2007年,最后时机是2012年,刻我们要考虑如何挽救经济,因为中国经济正在迅速的失速,我刚刚从湖北宜昌回来,那是湖北的第二大城市,当地领导在给我们谈1/4,1/4的企业走老了,1/4的企业停产了,1/4的企业在亏损运行,1/4的企业正常,如果再不采取断然措施,经济这种失速将构成自由落体,仍然是要采取投资拉动的策略,只不过投资拉动再也不可能走原来房地产或者是铁公鸡的模式,而是在战略结构上的投资,比如在水循环系统的建设,比如在炭排放系统的建设,这两个系统早就该做了,迟迟不能做,现在是时候了,因们要求的是消化产能,而不是去或者消灭产能。

  邱震海:刚才北京和深圳和上海的几位思路好像略有不同,我们重新请几位,北上深的几位同意卢兄的观点吗?谭院长。

  谭雅玲:我不太同意投资拉动经济,我的观点是生产拉动经济,创新拉动经济,因为我们的投资量已经够大的了,而我们投资的效率和效果并不见得特别好,房地产的投资对我们中国来讲也埋了很多的问题和隐患,包括我们制造业的这种投资,量已经足够了,但是我们更多的投资已经转产已经转型了,他做的不是生产类的事了,所以我们当前还用投资拉动去刺激中国经济的话,我觉得它的效果并不见得特别好,我我们要把我们的定力找准,要恢复生产,要加紧生产,要扩大生产,但是这个生产不是过去的规模和速度,是高品质,所以要包含创新,技术的创新,的创新,品质的创新。

  好,欢迎现在回来,您现在收看的是有关2016年中国经济走向何方一个现场电视讨论,我们非常关心经济在下行触底的情况下,中国经济的谷底到底什么时候呈现?到底在201720182019呈现之后,它到底如何反弹?是用英文的V马上触底反弹,还是L很长时间在低谷徘徊,还是像W不断的有起有伏,这些问题坦率的讲,不但专家关心,老百姓更关心,因为这涉及到我们的资产安全,涉及到我们的钱包,有关这个问题我们在各地同时请出几位嘉宾,先在香港刚才我们看到北京的谭院长明确的反对了卢兄的观点,说不能靠投资拉动,还要靠创新拉动,靠生产拉动,回应一下卢兄。

  卢麒元:在发展中解决问题失速是非常的,我们从据上也能看到,我们从现实中也能看到,在维持一个基本的速度基础上来进行调结构和转型,卢兄提出的观点就是到底是从供给侧改观,远水救不了近火,还是同时把住需求端,同时把住投资,至少保住一治疗癫痫病期间需要注意哪些个生产的经济的一个增速,然后的来进行改革,有关这个几位,各位怎么看?国兄,同意吗?

  国世平:其实我觉得那两位的问题就是还是要发展,其实对中国来讲,发展其实并不是最重要,关键是要退出来,其实退就是一个进,把中国经济退的够,把这个过剩的产能全部退出来,整个经济发展中是一个,而不是想着一味的发展,一味的发展对中国经济并没处,其实我觉得中国的问题就是要退出。

  国世平:你比如深圳现在深圳为什么在经济发展中间能够出现持续的增长,就是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在1993年我们就开始进行产业升级,我们的产业升级经过二十年的产业升级,深圳形成一个非常好的可循环,比如技发展、创新发展,所以说这种发展它都要时间的。

  邱震海:卢兄的意思说不是说不进行改革不进行创新,而是先稳住经济,然后同时慢慢的来改革,因为它是一个自由落体式的下滑,你既不能不出拳也不能出重拳。

  国世平:其实对中国来讲的话,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太多的过剩,如果你没有下决心把它退够的话,可能要经过一个阵痛期,但是这个阵痛期时间可能不会很长,你退够了以后,你才能够强调发展。

  连平:因为一句话,就是有几个经济学家就有几种观点,那么我但还是赞同这个,就是说中国经济还是要保持一定的增速,在这个平稳的运行下面才可能来做其他的事情,才可能推进改革,才可能把供给侧的改革和管理如何更好的加以完善,但是我也不太赞同我们在分析整个形势的时候,用一个很小的一个,或者是一个局部的来看整体,我们也要看到最近这些年确实存在许多问题,其实它的一个特点就是过剩,但是经济结构也在目前运行态势下面有了一些改善。

  邱震海:谭院长有什么高见?中国经济的低谷什么时候会找到?2018还是2019,还是2017?

  谭雅玲:我觉得我比较同意U型,因为对于我们减速是我们主动调整,而我们在U型的下行线上能够盘整,能够整合能够调整好我们的思路,也就是前面讲的调整好结构,对我们后续的这种是非常有利的,所谓的调结构是应该云横发展,包括我们的生产力。

  谭雅玲:对,因为本身三十年的增长带来了很多负效应,我们必须消化我们的负效应,才会有新的气色。

  连平:我觉得2016年和2017年这个区域很有可能是一个低谷,因为从短期运行的态势来看,一个国际市场的运行周期,在美国加息背景下,全球经济的复苏状况会不会比2015年是会有所改善,还有在中国部来看,其实房地产运行的周期对于中国经济的影响特别大,最近三年来,可以说房地产投资的高速的下滑,可以说是得投资一蹶不振的最的因素,那么如果说他能够企稳,出现一个平稳增长的话,那么这个负面的因素就会大大的给减弱了,但我不太同意U型的观点,因为U型是右侧最后还要上去,可能我们再回不到两位数的增长了,我估计在未来我们的增长可能落在一个6.5%到8%这个区间运行。

  邱震海:好,我们听下香港的意见,香港的卢兄,我们长话短说,看看刚才大家了,2016、2017,2017年可能是个低谷,然后到底是U型还是L型还是W型,当然大家各有争论,看法到底如何?谷底什么时候呈现?

  卢麒元:谷底应该是在2017年以后才会出现,现在还无法出现,另外现在的政策设置和政策安排还不是一个迎接危机或者迎接谷底这样一个状态,现在大家偏于乐观,所以谷底会在2017年之后出现,是2017年还是2018年还是2019年不知道。改初,按照中国过去的经验,也按照全球黑龙江癫痫医院经验,最快三年,最慢五年。

  邱震海:好,非常感谢,我们先休息一下,现在大概我们未来几年中国经济走势做了一个评估,休息一下,广告之后大家非常关心的就是我们的钱袋,人民币明年开始走势到底如何?它的一个背景就是美元前几天加息,然后明年美元可能有三到四次的加息,然后人民币是不是会持续暴跌,人民币资产是不是会持续的缩水,然后资本是不是会大量的,我们不说外逃,大量的外逃,不要走开,广告之后马上回来。

  好,欢迎再次回来,您现在收看的是2016年中国经济走向方,一个现场电视讨论,参加我们节目的有来自北京、上海、深圳来自香港金融界经济界的各位人士,刚才前两部分我们主要是讨论了未来中国经济走向何方,供给侧管用,尤其是未来中国经济低谷什么时候可能会出现,然后中国经济反弹的方式到底是如何?好了,先让我们从理论回归到世界,老百姓们都非常关心我们的钱袋,美元加息了,而且明年开始美元还会有几次的加息,人民币会不会暴跌,坦率的讲这是大家非常关心的问题,有关这个问题我们在北京、上海在深圳先请出三位内地的嘉宾,三位谭院长您是货币专家,明年人民币走势到底如何?会暴跌吗?

  谭雅玲:我觉得明年的人民币走势会以贬为主,不会暴跌,但是它贬值的幅度可能会进一步的扩大,但是它整体的态势应该是有升有贬,不是一味的直线这种下跌,因为第就是中国经济本身的基础要素还存在,第二就是我们政策调整的手段和主见在逐渐的成熟,第三就是整个的市场相对比较复杂,因为我们现在讲的人民币贬值,是人民币兑美元,人民币是在。

  国世平:过去十年其实讲人民币升值,其实人民币还是在贬值,为什么呢?一个是美元升值,美元贬值,那么中国跟随美元,人民币还是贬值的,兑欧元、兑澳元、兑加元都是贬值的,那么现在的话,美元升值的话,如果中国再盯住美元的话,实际上我们国家那就非常的危险了,因为美元在升值,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对中国来讲货币如果特别贵和汇率特别贵,不利于中国的出口,所以我觉得在这个问题上讲,人民币要惯性的下调,这是必然的,而且这样的话有利于中国经济调整和经济发展,但是一个最大的问题,我们必须要了解,其实人民币的贬值有两个,一个是对内贬值,还一个是对外贬值,如果说人民币汇率对外贬值,对中国不是坏事,但是对内就不要贬值,内如果像美国一样,美国过去十年它是对外是我贬值的,它对内它没有贬值,所以老百姓没有感觉到它的贬值对他的压力,不过你出国的话可能有一些影响。

  连平:对于人民币汇率我认为在2016年可能对一篮子货币保持基本稳定的可能性还比一些,因为我们现在光看兑美元的话还是不够的,因为其他几种货币最近两年是汇率升值幅度还是比的,因此我们在兑美元的方面来看的话,毕竟美国加息政策已经开启,未来会有一连串动作,所以兑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还是会有一些压力的,但是我并不认为会出现持续的暴跌,因为中国的经济运行的基本面还是相对比较平稳的,增速还是比较高,那么同时中国的从国际收资来看,贸易的顺差还是比较大,现在问题是短期资本流动可能由于种种原因,或者是货币政策的原因,我们的货币政策是向松方向调整,但是美国已经加息,开始向紧的方向推进,那么这样的话这种利差就会明显的收窄,这些都会短期资本流出的压力会有所加大,但是也不至于出现持续的暴跌,因为毕竟这个供求关系我们还是可以进行调节的。

  邱震海:好,我们听下香港卢兄的意见,内地的几位学者相对比较乐观,因为大家公众有点觉得匪夷所思,因为不久以前SDR中国刚刚加入了IMF的特别提款权人民币就开始跌,美元就加息,所以使公武汉的癫痫医院哪家好众对明年的人民币坦率的讲确实没有很多的信心,但内地的专家刚才还似乎还是有一点信心,你怎么看?

  卢麒元:这个人民币问题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也是比较大的问题,就是人民币均衡价格在哪里,这个合理的点在哪里,毕竟欧元跌了将近30%,日元跌了70%,像俄罗斯的货币那就跌的更多,我们应不应该在的时候做调整,我中国承受人民币汇率贬值的极限可能是30%,也就是说我们应该主动将我们的汇率调整至7.8%的水平。

  邱震海:你认为大家应该把资产放在哪里?人民币是放不了了,应该是更多的放在美元还是其他?完全是个人的意见。

  卢麒元:其实这个话其实确实很难这样讲,但我的确不建议再持有不动产,人民币计价的不动产,也不太鼓励大家持有大部分的人民币计价的股权。

  邱震海:ok,好,我们重新回到内地的几位嘉宾,大家长话短说,如果说我们给居民一个个人的一个管理个人资产建议的话,各位会怎么看?谭院长。

  谭雅玲:我觉得有短期长期吧,我觉得从长期的角度,美元的价值和美元的魅力还是值得去持有的,因为2007年、2008年的时候,可能谁都不敢说要持有美元,但是很多人在说一定持有美元,所以看你的期限是短期还是长期,第二就是看你的资产偏好,就是你懂得多少,你就什么资产的这种配制的话,可能对你的风险规避和收益率的最佳是有好处的。

  连平:因为我们注意到人民币国际化在迅速的发展,加入SDR货币篮子全球对于人民币的需求是会持续不断的增长,那么这个就从另外一个方面给人民币的汇率也会带来影响,因为我们国内因素资本流出的因素似乎是会压低人民币的汇率,但是从加入SDR以后,全球对人民币的需求来看,倒是另外一个方面的推动力。

  国世平:我觉得就是要求的话,就不要把鸡蛋装在一个篮子里,不要全部是在利率之上,我建议大家换一点美元,但是美元的话不要放在银行里存起来,因为美元利息特别低,我建议大家把美元美元资产,什么美元资产呢?第一,到中国银行买进以美元购买的理财产品,它的回报比较多高一点。那么第二的话,如果是大家有这个投资经验的话,我建议买进B股,因为中国的股票有两种,一种是A股一种是B股,那么将来以后,B股现在在中国在股票中国的控制基本上买了好的股票,绩优股的话,那么就好,将来以后美元上升可以赚一些钱,一头牛身上可以同时扒下两层皮,所以我觉得一个投资最大的问题就不要全都是人民币资产,个人持有美元这个也是好的,因为美元毕竟没有外流,还在中国,我不主张到国外去配制美元市场,我是反对的

  邱震海:好,一只牛上扒上两张皮,这是我们国教授给大家的一点建议,当然理财建议纯粹是个人行为,我们不负任何的责任。好,非常感谢各位的关注。

  从刚才专家讨论当中大家大概可以得出一个基本的结论,就是未来几年都是中国经济的下行期,这印证了中国财政部长楼继伟不久以前在海外说的一句话,未来四五年可能都是中国经济的困难期,关键问题这个低谷什么时候呈现,从刚才讨论当中大家大概可以得出结论,2017年、2018年,当然香港的卢兄更加悲观一点,他认为2018年之后会出现,然后我们非常关国经济在改革的力度上,无论是需求端还是供给侧到底如何发力,使中国未来经济反弹到底呈现一种W还是V还是L还是U的各种形态的转型,当然从个人资产配备方面,我们纯粹是个人的建议,希望您的资产也能够更加安全、稳健,非常感谢各位的关注,也感谢各位收看这一期的《震海听风录》,我们下周同一时间再见。

------分隔线----------------------------